深圳犬类保护协会为何停摆

协会在惠东基地有80多只流浪狗。

致力于推广流浪犬保护的市级公益性社会团体深圳犬类保护协会,成立至今近八年,随着不少热心人士的参与,在推动流浪狗保护及爱护犬类方面影响渐增,然而去年10月却被曝出存在个人侵占社会团体资产的违法行为,被深圳市民政局责令停止活动三个月同时改正违法行为。然而三个月期满至今,整改仍未完成,协会“停摆”已逾半年,而在“停摆”的背后,一方面是协会内部人员矛盾未解,另一方面则是协会下属基地80多只流浪狗面临存活难题。

问题源头

4A级市级公益协会

被曝团体资金遭个人侵占

根据深圳市民政局官方备案信息,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以下简称:协会)登记成立于2010年8月,业务范围涵盖宣传推广爱犬、保护犬及文明养犬意识等等,该协会官方微信号简介显示,其是经深圳市城市管理局、民政局批准的唯一一家4A级公益性民间犬类保护协会,致力于以爱护动物为本意,救助、收容、保护、推广爱护动物理念,推动立法争取动物福利。

展开剩余87%

根据深圳市民政局官网信息,2017年4月18日,市民政局接举报对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进行检查。2017年10月18日,市民政局对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存在的违法行为发出《深圳市民政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限期停止活动三个月的行政处罚,同时依据相关规定,依法封存该会的登记证书、公章和财务章。此外,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协会被曝存在个人侵占社会团体资产的违法行为,违规退还捐赠款34万余元,市民政局要求协会严格执行相关管理制度,将侵占的款项34万余元返还至协会,并于作出处罚之日起三个月内整改完毕,同时提交书面整改报告。然而三个月期满至今,整改仍未完成。

检索该协会微信公号可以发现,发布的信息既有犬类知识的普及,也有犬只救助领养等信息,还有协会工作人员的工作日志。直至今年7月10日前,协会公号仍有更新,但目前点击该公号,弹窗的消息则是“本公众号暂时停止运营……”事实上,被曝违规后,协会的公号也仍由协会义工正常运营,直到今年7月初,一直负责运营的协会工作人员发现该公号的密码被修改,登录不上之后,公号就停止了运营,而到底是谁修改了公号登录密码,成了谜团。

爱心人士捐款开设宠物医院

协会退回款项疑出疏漏

在该协会公号当中可以看出,协会的财务公开是有迹可循的。在协会官方公号功能栏中,设有财务公开子菜单。点击进去,迄今可以看到2017年10月24日的更新,其中有当年8月协会收到的捐款明细以及捐款用途,多则千元少则10元,另有一些物品捐赠,都有义卖明细。而合计34万余元的大额资金,按理更应有详细使用明细,缘何却成了违规问题?

该笔款项的捐款人孙女士向南都记者详细地介绍了这笔资金的来龙去脉。2015年,孙女士通过协会义工张女士介绍,认识了协会于会长。“协会当时说要开宠物医院,我觉得挺好的,就捐了30万。过了几个月后,协会告诉我医院的事不行了,可能是选址方面出了问题,就把30万退给我了。我当时觉得他们也辛苦了一段时间,于是留了五万给协会当捐款。”

事情过了半年后,协会又找到孙女士,称场地已选好,想重启该项目。于是孙女士又一次性捐款40万元。“当时于会长捐了20万,她的同学捐了10万。其中我的40万是当作定向捐款,用于宠物医院的开办,会长和她同学的30万则当作注册资金进入了协会。”

然而数月后,有协会管理人员找到了孙女士,告知其因协会内部矛盾,宠物医院的事情没办法继续做下去。随后,协会将剩余未使用的30余万元的捐款退还了给孙女士。“退款到我账上的时候,我就立刻打了30万到会长私人账号上,我当时觉得是我促成了这件事,会长和她同学也捐了30万,如果这件事办不了,她们也很亏。所以这笔钱不是当作捐款退给协会的,而是当作赔偿,还给会长和她同学的。但最后于会长没收,给我转了回来。”孙女士说。

而对于随后民政局因此开出的处罚通知,孙女士则表示,当时捐款时,双方协商好了是建医院的定向捐款,医院停办后,钱退给自己很正常。但同时,孙女士告诉南都记者,时至今日她也未收到过协会开出的捐款收据,“所以到现在也没有捐款协议等书面说明能证明这个是定向捐款”。

协会内部矛盾重重

退款问题各持说法

该笔捐款何以能够通过协会内部审批,退还给捐款人孙女士?南都记者也就该问题咨询了协会义工张女士及协会于会长。

协会义工张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当时是会长授意工作人员进行退款的。张女士称,曾有协会理事提醒过会长这样的操作是违法的,但最后还是退了。退款成功后,会长曾找过几位工作人员,让他们去向捐款人把钱要回来,“但捐款人已经不再信任我们协会,自然是不会把钱退回来”。

但于会长对此事则另有说法。于会长表示,并不是她本人同意将捐款退回给捐款人的,“因为这笔捐款进的是协会对公账户,直接还给捐款人可能会产生一些法律问题。但是当时协会账户并不是我来掌管,到底是谁操作了这笔退款我也不知情。实际上,这个宠物医院的项目从一开始,我作为会长以及捐款人,都不能了解到具体情况,才导致后面项目的破产。”

实际上,除了退款问题,协会中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收到民政局处罚决定书后,协会的活动、运行还是照常进行,唯一有影响的就是公章被没收。而因为公章被没收,导致协会对公银行账户无法年审而被冻结,员工工资以及惠东收容了80多只流浪狗的救助基地的租金都一下子没有了着落。

对此问题,于会长表示:“协会义工指责我不配合银行年审,导致协会对公账户被冻结。但不是我不配合,是目前协会的公章和执照都在民政局,上次的处罚还没有整改,现在也拿不回来这些材料。也没有办法去银行办理这个事情了。”于会长说。而协会账户被冻结,也就造成了目前领养人押金难退、惠东流浪狗基地租金未付等资金问题。

面临困境

义工众筹解决基地租金

协会问题仍需各方协商

协会的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协会在惠东基地的80多只流浪狗。南都记者了解到,这80多只流浪狗都是协会从各个渠道救助收养来的,已经在协会生活了几年。目前,协会银行账户被结,基地房租交不上,一旦房东要收回房子,这80多只狗就面临无家可归的困境。

针对目前的情况,于会长表示,正与当前负责管理协会的义工协商,将协会管理权收回,并设法解决目前面临的难题。但据于会长透露,目前双方协商沟通不是很舒畅,短时间内也许很难达成共识。义工张女士告诉记者,双方目前主要的矛盾在于是否让“流浪狗驿站”的名号继续归属协会,张女士表示“流浪狗驿站是我们一群义工费心经营的,口碑一直很好,不愿意让它继续跟着协会”,而于会长对此则不同意。

7月8日,于会长与实际运营协会的义工们相约在惠东基地进行协会管理权移交。但还是因“流浪狗驿站”的名号归属问题,导致移交未能顺利进行。“流浪狗驿站自协会成立以来,就一直是协会属下的一个狗只救助收容机构,已经构成了协会的无形资产,我无权签字让义工们将这个字号从协会中拿走。”于会长表示。

移交未能成功,但基地租金问题仍待解决,协会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目前通过众筹已经筹到了半年的房租解决了租金问题。此外,协会工作人员也正通过运营微店等渠道,争取把以后的房租赚出来。“但这不是长久之计,肯定还是需要把协会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会长与义工们应尽快达成和解,并配合民政局完成整改工作。”一位协会的资深义工表示。

官方说法

深圳市民政局:

协会目前未完成整改工作

就协会问题,深圳市民政局表示,根据群众投诉举报,民政局于2017年4月18日对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进行检查。2017年10月18日,对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存在的违法行为发出《深圳市民政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作出相应处罚,要求该协会“严格执行国家规定的财务管理制度,将侵占的款项345970.00元返还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但目前,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仍未向民政局提交整改情况,该协会目前未完成整改工作。

统筹:南都记者 徐全盛

采写 见习记者 程昆 吴灵珊 记者 徐全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