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异宠之家 三年繁殖爬宠数千

11月2日晚,华农宠物学实验室。一名大五的学生进行蜥蜴解剖实验,吸引众多学生前来听讲。

团队繁殖的玉米蛇。三年多下来,李轶群的团队已繁殖玉米蛇约250条、鬃狮蜥约150条、豹纹守宫近1000条。

在校园内能遇见被套上宠物带的鬃狮蜥。这条宠物带的作用是让它保持在可控范围内,不具有猫狗宠物带那样能让主人牵着“遛弯”的功能。

爬宠乐工作室内满是保育箱,里面装着培育和养护的爬宠。

10月28日,爬宠乐工作室在万胜广场举办亲子爬宠科普活动,两名小朋友面对宠物蛇丝毫没有感到畏惧。

李轶群每个月都会到花鸟鱼虫市场购买日常培育饲料与工具。

在一所大学里有一群学生,对爬行动物充满着好奇,研究着它们的饲养和繁殖,并把这种爱好化为价值,他们便是华南农业大学的大学生创业团队— 爬宠乐工作室。

爬宠乐工作室,前身为宠物学实验室。2010年前后,一名就读华南农业大学动物科学专业的学生饲养了多条宠物蜥蜴,他向学院老师申请实验室用于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的饲养与繁殖,这成为当时华南地区首个爬宠类实验室。

2015年8月,凭借爬宠市场日益兴起的契机和学校开展创业实践项目的机会,七名在实验室工作的大学生组建了爬宠乐工作室,并成功入驻学校的创业孵化基地。

爬宠乐工作室就像是个“异宠之家”—主要饲养守宫类蜥蜴、玉米蛇、智利火玫瑰蜘蛛、南美洲角蛙和亚洲雨林蝎等多种爬宠。

“其实绝大多数蜥蜴类都很温驯。饲养爬宠是一种非常有个性的爱好,从中得到的乐趣也是十分特殊的。”对于很多人眼中爬行动物冷酷的形象,李轶群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今年读大四的李轶群是爬宠乐工作室创始人之一,从大一做实验室小助手到大二成为正式管理员,再跟随师兄师姐一起创立工作室,三年多下来积累了丰富的饲养与繁殖爬宠的经验。

对李轶群而言,爬宠乐工作室是一群志趣相投的年轻人聚集地,也曾有学生从抗拒到改变对爬宠的认识。公共管理学院大一学生崔赫是工作室实习小助手,起初不是很喜欢爬宠的他甚至对它们有点儿害怕。“有一次给幼期的守宫喂食被咬了一口,虽然没有伤口,但仍然胆战心惊。”随着对爬宠的深入了解,逐渐消除掉恐惧的崔赫说:“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虽然每天的工作基本相同,但不会觉得无聊,因为每天都有新的问题去解决,很有意思。”

目前,工作室团队已繁殖豹纹守宫近1000条,鬃狮蜥约150条以及玉米蛇250条左右。豹纹守宫的繁殖量可以达到每年500-700条,而鬃狮蜥和玉米蛇因繁殖组有限,繁殖量相对较少,分别也有100多条。让李轶群感到骄傲的并不只是其他品种的数量,还有蓝舌石龙子的繁殖经验及成果:工作室今年第一次尝试做石龙子繁殖,小助手们暑期轮值,并请来学校兽医专业学生帮忙接生,最终一只石龙子成功得以存活。

李轶群介绍,在合作关系中的实验室为爬宠乐工作室提供了场地和更多品种的爬宠,用于培训人才和科普教育;而爬宠乐工作室则为实验室出售爬宠获取经费。

大陆爬宠市场消费在上海、北京及广州三地较有优势,天津、重庆、成都、沈阳以及江浙福建等地的需求也日渐增多,爬宠供应地除了经过台湾贸易商引进外,很少有单独进口渠道。“爬宠市场在大陆还没有很成熟,有很多可能性等待我们去探索,爬宠乐工作室也在积极做着各种尝试。”李轶群说道。

市场上多数爬宠还属于野生动物范畴,有的爬宠饲养者法律意识淡薄,随意饲养和销售的情况也客观存在,即使在花鸟市场也容易买到一些保育类动物。李轶群表示,他们现在的力量还很有限,能做的只有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科普爬宠知识,提高公众在相关领域的法律意识。《亲子爬宠科普》是工作室推广爬宠文化目前正在开展的一个项目,李轶群希望能有更多人走入这个圈子,了解爬宠文化。

策划:潘劲松 统筹:陈军 谭伟山 陈伟斌 采写:南都首席记者 陈伟斌 实习生 程茁康 摄影:南都首席记者 陈伟斌 实习生 王凯

作者:潘劲松 陈伟斌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