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防控专家扈荣良:全国人用狂苗每年花费40多亿 建议推广犬类强制免疫 _凤凰财经

原标题: 狂犬病防控专家扈荣良:全国人用狂苗每年花费40多亿 建议推广犬类强制免疫

近日,人用狂犬疫苗质量风波引发舆论高度关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狂犬病防控是不能忽视的重要工程。

狂犬病是一种全球性流行、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动物与人共患传染病。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上报狂犬病死亡病例592例,2017年降到502例。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网站则明确公示了到2020年在东南亚消除犬和人狂犬病以及到2030年在全球消除犬传播的人狂犬病的目标。

“狂犬病防控是一个系统工程”,长期从事动物病毒学尤其是狂犬病相关基础和应用研究的军事医学研究院军事兽医研究所教授扈荣良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表示。据他介绍,在对犬的免疫上,目前我国动物用狂犬疫苗使用率仍较低,而推动犬类强制免疫,将能大大降低狂犬病传播的可能性。

兽用狂苗技术先进但使用率低

NBD:我国整体的狂犬病疫苗使用情况如何?有一种说法是,我国人用狂犬病疫苗接种量高于国际水平,而动物用疫苗的接种量正相反。

扈荣良:在国内,民众被犬咬伤以后,基本上都会去打狂犬疫苗。但在发达国家,人被犬咬伤之后,医生会先询问咬人犬的健康情况,如果犬没有表现异常且打过狂犬病疫苗,人在很大程度上就不需要打针。像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犬都是普遍接受狂犬病免疫的。

我国每年大约要用掉1500万人份的人用狂犬疫苗,价值40多亿元人民币;美国每年用3亿美元给犬只免疫,人用狂犬疫苗只用掉几千人份,几乎没有人狂犬病病例。

NBD:我国现在的动物用狂犬疫苗研发及应用水平如何?

扈荣良:2010年开始,国家陆续批准了几种国产动物用细胞培养狂犬病灭活疫苗上市。相比已于2007年之前我国曾使用的动物用脑组织灭活苗和细胞苗(活苗),技术上已经与国际同步。

目前,国产动物用细胞培养狂犬病灭活疫苗在产量上已经能够基本满足国内狂犬病防控需求,但各个地区使用(采购量)量没有那么多。

NBD:为什么会出现采购量不多的情况?国产动物用狂犬疫苗的接种费用大概为多少?

扈荣良:首先,不同地区的采购量的确有很大差距,因为目前很多犬主人不去主动给犬接种疫苗,各地政府则主要看当地狂犬病流行情况进行采购。其次是,在城市,给宠物打一针几十甚至上百块钱的疫苗对主人并不构成经济负担,但在广大农村地区,多数犬主人可能不愿意去做这个事情。其实,动物用狂犬疫苗只需要打一针,我们称之为“预防性免疫”。一支国产动物用狂犬疫苗出厂价从三、四元到八、九元不等,而进口疫苗价格多在十元到二十元,通过各个环节最终流通到接种门诊时,这个价格还会有明显增加。

NBD:我国动物用狂犬疫苗的潜在市场能有多大?

扈荣良:我国居民养犬总量没有一个精确的统计,大概在8000万只到1.3亿只的一个动态水平,按照70%的免疫覆盖率和每年免疫一次的要求,大概有每年7000万头份的需求量。目前动物用狂犬疫苗的年采购量大概在3000万头份左右(其中活苗已经不采购),至少还有3000万到4000万头份的缺口,也就是说,每年应该免疫而没有免疫的犬,其数量不少于这个疫苗缺口数量。当然,如果实现全部犬的免疫,消除我国犬传播的人狂犬病也就水到渠成了。

NBD:能够生产动物用狂犬疫苗的厂家国内有多少?

扈荣良:有七、八家左右。即便是国内潜在市场彻底打开,国产疫苗产能和产量也能够满足需求。

狂犬病防控是系统工程

NBD:要加强我国的动物狂犬病免疫覆盖,具体的难度在哪?

扈荣良:首先,从国家层面来讲,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健全、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建设还需要走很长的路。其次,我国针对动物狂犬病强制免疫的相关法律还没有出台,现阶段只靠农业部门和动物防疫部门来开展相关工作,力量相对单薄。

我们法律没跟上,对普通民众公共卫生知识的教育、宣传也没跟上。普通民众的想法是:我的狗也没啥事,我为什么要给狗打针?但如果大家从小就接受相关教育,养狗就要打针、出门就要栓绳,邻里之间做好监督,就容易把狂犬病防控做好。这是一个涉及全社会的系统工程,不能仅仅依靠一两个部门。

NBD:有数据显示,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中国每年有7000到8000人死于狂犬病,后来我国是怎样开展工作把狂犬病发病率降低的?

扈荣良:当时全国成立了狂犬病综合防治办公室,采取了叫做“管、免、灭”的综合措施,即管理、免疫和灭犬。当时多数省区都开展了比较严厉的灭犬运动,把狗的密度降低到一定程度,狂犬病也就不能传播了,所以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狂犬病发病率就很低了,全国每年只有100例左右。但是,灭犬不是长久之计,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养犬率又快速回升,被犬咬伤的也就多了。没有犬的免疫作为保障,人狂犬病自然又多了起来。当然,灭犬既不人道,也不符合现代人类健康理念。预防才是关键,这在发达国家都已得到了证实。

NBD:在动物免疫推广上,其他地区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

扈荣良:在政府层面,加强立法。以我国的香港、澳门地区为例,首先是要确保养犬者真的有能力养犬,没有能力就不要养。在日本,宠物交易时候,宠物店店员首先会询问确认“你有没有养犬的能力”,想养的话,就要做负责任的犬主。负责任,就是要懂得并且能够为犬提供必需的成长环境、必要的活动时间和空间,以及及时的医疗救治等福利保障。与狂犬病预防相关的,就是要做好免疫、不遗弃、不随便繁殖,因故无法继续饲养时要送收容所或动物福利机构。立法的意义,在于一定要用“会不会养、能不能养”而不是“想不想养”来约束养犬行为。

在加强立法的基础上,政府各职能机构要各负其责:财政应提供足够的经费支持;公民依法到公安部门为家养犬登记注册;城管要尽到管理职责,清理和收容流浪犬;海关在犬只入境时,要依法检疫;兽医防疫和诊疗机构要提供完备的免疫和诊疗服务。此外,狂犬病的防控还涉及到更多的部门,学校、图书馆、媒体等公共机构应做好教育和宣传,提高全社会对狂犬病防控知识的认知水平。邻里间互相监督,发现不明动物死亡病例及时报告,公众人物也要进行良好的行为示范等等,这是一个涉及全社会的系统工程。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