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淡水鱼繁育场疑遭投毒 幼苗差点全军覆没

原标题:常州最大淡水鱼繁育场疑遭投毒 50万尾幼苗……

  位于天宁区郑陆镇丰北村的技丰水产良种繁育场,是目前我市规模最大的淡水鱼繁育场。眼下,正是青草鲢鳙鳜等家鱼的产卵期,繁育场内忙得热火朝天。哪知,5月23日中午,技术总工刘洪兴在巡查时发现,作为水源的蓄水池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成群的鱼儿像疯了一样在水面打转。凭着多年的经验,刘洪兴直觉:水体被投毒了!他第一时间关掉了蓄水池通往孵化池的管道阀门,立即报警,但坏消息还是接踵而来。

  5月24日下午,记者来到繁育场,在近20亩水面的蓄水池旁,能闻到一股腥臭味。池边,数不清的小鲫鱼已经翻肚死去,引来一群群苍蝇,不远处的水面上不时能看到泥鳅上蹿下跳,显得很不正常。

  刘洪兴说,5月23日中午他发现时,估计刚下毒不久,小鲫鱼正成群在疯游,几十条亲本鱼(用于产卵的大鱼)也在水面游来游去。“这种情况很反常,因为,当时天气不是很闷,我们也都开着增氧设备,这么大的水面不至于缺氧。”有数十年水产养殖经验的刘洪兴第一判断就是蓄水池被人投毒。因为蓄水池与一旁的10多个孵化环道池通过管道相连,刘洪兴赶紧关阀门,再打电话喊人帮忙,将70多条亲本鱼捞到另一个池塘内。“亲本鱼整体状况都不好,陆续死了7、8条,剩下的虽然还暂时活着,但这一季是不会产卵了。”老刘眉头紧锁。亲本鱼的价格一般在数千元一条。

抢救亲本鱼

  让他更叫苦不迭的是,离蓄水池最近的一个孵化环道池内,是繁育场承担的省级水产项目“斑鳜苗种繁育及池塘高效生态养殖技术研究与示范”的专用孵化场。23日那天,这个环道受可疑毒水影响最大,里面的50万尾斑鳜幼苗近乎全军覆没。“这些幼苗早就被内蒙古一家水产研究单位订购了,损失近70万元。”

  在现场,繁育场项目主管刘苗向记者介绍,自动化孵化环道池是该场的第四代智能孵化设施。鱼类的受精卵进入这里后,蓄水池的水通过管道冲入,以一定压力保持孵化环道池水循环流动,再通过设备调节水量、水流方向,可大大提高水中溶氧量,模拟鱼类产卵环境,有利于受精卵顺利孵化成鱼苗。一般一个孵化环道池一批可产鱼苗五六千万尾。但23日疑似投毒发生后,蓄水池的水被切断,10多个孵化环道池因无水进入,缺氧严重,里面的受精卵、鱼苗相继死亡。眼下,已到鱼类产卵后期,如果要把近20亩大、3米多深的蓄水池抽干、消毒再注满水,整个过程要近半个月,到那时,产卵期已经结束。刘苗说,位于丰北村的这个繁育场是去年开始建设的新基地,计划建成淡水鱼繁育产业园,前后要花3-4年时间才能全部建成,目前已投资700多万元。她估计,这次疑似投毒事件的发生,给繁育场带来的直接和间接损失约400万元。

  刘洪兴和繁育场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在蓄水池边多方寻找,都没能找到药瓶等相关线索,附近从事水产养殖的渔民闻讯赶来,大家认为,很可能是有人将一种名为“清塘净”的毒药恶意投入了蓄水池。一位螃蟹养殖户说,这种药一般农资店里都能买到,主要是为蟹塘清杂鱼用的,2、3瓶就能让蟹塘里的鱼死光光。让刘洪兴担心的是,繁育场还承担着滆湖和长江增殖放流活动的鱼苗供应任务,目前只能在不远处的老基地加紧繁殖,力争完成任务。“看来,投毒的人比较了解我们繁育场的情况,知道蓄水池是所有孵化池的水源,下手太狠了。”

  刘苗称,由于涉及省级重点项目,目前,繁育场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的同时,已将项目受损情况逐级上报。事发后,市、区两级农业部门相关负责人均已到场了解情况,蓄水池水样警方也已送检,目前正在等待化验结果。(童华岗)

  •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