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时评】飞镖毒狗事件暴露了多少监管漏洞?

原标题:【央广时评】飞镖毒狗事件暴露了多少监管漏洞?

  近日,湖南警方破获的一起非法毒杀、销售狗肉案件,查扣50余吨“毒狗肉”,收缴射杀犬只用的毒飞镖251把,毒药若干。该新闻并没有透露太多细节,但仍让人细思极恐。联想到这些年频频爆出的毒狗、盗狗案,我的脑海里也不禁浮出几个大大的问号!

  首先,毒狗药从何而来?据警方透露,通过提取心脏中残留的血液,检测出狗肉中含有“氯化琥珀胆碱”。这种药虽说是种麻醉药品,但它的化学物质见效极快,被毒镖射中的狗中毒后数十秒内窒息死亡,而这种成分用在人身上,0.02克足以致死。这种快速见效、毒性或麻醉性极强,对狗和人都极具危险的药品就这样被不法分子轻易获取,不难看出对此类危险品的监管漏洞之大。那么。这些药品如果被有意无意用到人身上将会怎样?恐怕情况就远非堵截数吨毒狗肉流入餐厅和餐桌那样简单了。警方能破获这样的大案,我们无疑是要“点赞”的。当有关监管部门如果抱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态度,不去追查,毒飞镖仍会“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其次,对狗屠宰、检疫和追溯标准和规范在哪里?以每只狗50公斤计,大概估算,在这起案件中查获的50余吨狗肉应该意味着有千余只狗被毒杀。如果不是被堵截,恐怕直到这些毒肉流入市场,流入餐厅,被人食用,也终究只是一笔说不清道不清的糊涂账。我至今不敢苟同把狗肉纳入动物食品之列,但同时也质疑在大力提倡肉制品、农产品溯源机制的当下,为何对本就争议颇多、食品安全风险极高、极易涉罪的狗肉交易反而就没有了可追溯的说法了呢?试问,哪怕仅仅监管了市场终端,对商贩、餐厅有货源信息、进货单等进行可追溯的规范,这千余只狗又怎会被毒杀呢?

  第三,对文明养犬的管理和引导到位吗?“左牵黄,右擎苍”是古人养犬的一个真实写照,这其中反映出狗的工具和玩赏属性。然而在目前,特别是在城市里,狗就不像农村的耕牛,不再具备工具属性,仅有的玩赏价值有时也会在某些不负责的主人眼中“贬值”。在此种情况下,仅以养犬登记证设定养狗的准入门槛是远远不够的。与其让我们看到流浪狗被毒杀时痛心,看到市民被流浪狗伤害时更痛心,不如健全完善的养犬管理和引导体系,制定倾注责任、义务、公德与爱心的规则。在全社会倡导“讲文明、树新风”的当下,如果人们都能在这种“不轻易养,养就负责到底”的约束和引领下文明养犬,我想那50吨毒狗肉的数量也可减少大半了。(央广网评论员李健飞)

  •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